相关文章

探索水下长城2名潜水员遇难 1人遗体已打捞上岸

来源网址:http://www.hnhyqs.com/

9月6日,在河北唐山潘家口水下长城探索项目中,徐海燕和孙昊结伴下潜,意外失踪。

今日(9月19日)11点54分,GUE团队通过官方微信发布通报,遇难潜水员之一的遗体打捞成功,在救援队的护送下抵达岸边,将运送至殡仪馆。另一名遇难潜水员遗体的打捞工作将按计划进行。

通报称,2017年9月19日,在河北省唐山市迁西县公安分局到场全程监督下,遇难潜水员家属委托四名技术潜水员对潘家口水库遇难的潜水员进行打捞。打捞方案经过家属与技术人员和救援专业人员的反复沟通论证。水下打捞全过程由下水潜水员进行摄像记录。升水后全过程除公安局执法人员的现场录像外,还由家属委托摄影师,以及家属亲自进行录像。

但是,此次打捞出的到底是徐海燕,还是孙昊?该团队并未透露。

此外,GUE团队呼吁,各媒体尊重逝者以及家属意愿,不要公布遗体照片及其它可能引起家属痛苦的照片,也请保护家属及亲友的隐私。(红星新闻记者 王春 实习编辑 李文滔)

早前报道:

两潜水员探索水下长城丧生 有人怀疑他们遭到电击

今日(9月18日)上午10时45分,失踪十多天后,潜水员徐海燕的身影在水下63.2米处被发现。昨日(9月17日)下午5时10分,和她一同失踪的潜水员孙昊的身影已被发现。目前,已确认两人遇难,悲痛的消息在潜水运动圈中扩散。

两条年轻的生命遗憾离世,网友不禁发问:

意外究竟为何发生?

谁来对他们的意外离去负责?

▲徐海燕图片来源见水印

悲剧始末

小船满载百万元设备驶入水库

两名潜水员探索“水下长城”丧生

9月4日上午8时许,一艘机动小船驶入河北唐山迁西的潘家口水库,平静的湖面被“划”破。

数十人的团队辗转来到这里,小船上载满了潜水和测绘所用的仪器,他们是GUE(环球水下探索组织)的成员,要在这座水库中进行水下长城探索项目。据悉,建于500多年前的喜峰口、潘家口城堡是明代长城的两个重要关隘,也是当时中原通往北疆和东北边陲的咽喉要道。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华北地区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潘家口水库建成蓄水后,喜峰口、潘家口段长城淹没于水中,形成了长约50公里的“水下长城”奇观。

▲徐海燕说,这艘小船载着上百万元的设备截图来自“GUE环球水下探索”微信公号

GUE在首期《“潘家口水下长城探索项目”日报》中写到,9月4日,徐海燕因为感冒未能下水,“负责水面支援。”

红星新闻注意到,当那艘载满仪器的小船驶入水库,徐海燕在微信朋友圈内发出感慨,“上百万的装备就那么堆着,真是心惊肉跳。”她同时表达了自己当时未能入水的遗憾,“最郁闷的还是,CCR推进器BO瓶全部到位,我却病倒了。”

▲徐海燕微信朋友圈内容图据其好友微信截图

下水首日,“第一小组成功找到‘南门’。第二小组完成了对长城八楼的测绘。”

9月5日,一切如常。

但在9月6日,潜入水中的徐海燕、孙昊两名潜水员,再未浮起。

责任?资质?

河北省地理信息局工作人员:

若测绘水下长城形状,属非法测绘

他们失踪十多天后,噩耗接连传来:两位专业的潜水员殒命水中——他们取得了GUE的Tech 2证书,能够在最大深度75米之内的水域进行技术潜水。

据新京报报道称,徐海燕本科就读于北京大学,在哥伦比亚大学念的博士,从事基因测序方面的研究,朋友评价她“是一个非常严谨的人”。孙昊在潜水圈里以热爱钻研技术而出名,但这次他们却被吞没在水中。据悉,整个中国,目前只有7个人获得了这张证书。

▲徐海燕在豆瓣的最后一篇专栏文章网络截图

对此,不少网友纷纷发表自己的看法,网友@顾尘寰Nick ,“身为一名潜水员,看到这则消息时,是悲痛的。如果是人为事故,一定要追究刑事责任……但这种水下测绘,作为发起者和支援方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既然是科研目的,必要的官方协助和报备呢?最起码的水面支援呢?”

▲孙昊图据孙昊好友

今天(9月18日)下午,中国潜水运动协会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潜水是高危行业,应谨慎活动。目前,在国内,该协会共批准了5家潜水组织,“但GUE和协会没有联系,他们是自由组织,不便发表评论。”不过,这位工作人员称,潜水和攀岩、登山一样,“他们(GUE)也是拿了潜水证的,而且是全球通用,所以潜水不违法,只是不符合行业规矩而已。”

对此,河北省地理信息局一位工作人员则告诉红星新闻,水下测绘需要取得相应的测绘资质。测绘水下长城的活动如果是在测绘它的形状,那就属于非法测绘活动。

这位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2017年7月1日开始实施的新修订《测绘法》中有相关规定。其中,第二十七条指出:国家对从事测绘活动的单位实行测绘资质管理制度。第五十五条则明确指出:违反本法规定,未取得测绘资质证书,擅自从事测绘活动的,责令停止违法行为,没收违法所得和测绘成果,并处测绘约定报酬一倍以上二倍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没收测绘工具。工作人员称:“如果是公益性质的,只没收测绘工具。”

事故原因?

有人怀疑他们可能遭到电击意外

9月18日下午,一支参与搜救的技术团队对外披露了整个搜救经过。一开始,搜救团队通过多波束声纳系统确认了全水域疑似位置。随后,ROV水下机器人展开精细检索。

9月17日17:10,在水下62米处,ROV找到了第一位失踪的潜水员,也就是孙昊。

9月18日上午10:50,机器人在另一位置找到了徐海燕。

目前,搜救队伍陆续撤离,“现场工作已经逐步移交公安系统接入。”

9月18日,微博实名认证为中渔协原生水生物及水域生态专委会野外项目组委员的@cnWATERS 爆料称,“‘海军(GUE国内潜水教练)耳朵出血了,依然坚持下水排查疑似点。他看到水底有很多死鱼,它们都保持死去的形状,没有腐烂,灯光一照过去,眼前是一片白色的斑块。’这显然是电鱼船作业留下的惨状!”

同时,他称,“据爆料,有人目击渔船拿走了‘浮标’——很可能是潜水员上升时打的‘象拔’(注:由于电磁波在水下基本无法传播,潜水员和水面唯一的沟通方式是通过象拔,一支长长的竖立的橙色浮标)。电击说很合理地解释了两位技术过硬、经验丰富的潜水员为何会同时出事,也解释了为什么工作水深只有30米左右的潜水员遗体会被发现在远离工作水域的62米深处,他们极有可能是在小深度做减压停留时被电击失去知觉,继而以接近中性浮力的负浮力缓慢下沉,被水流带去深渊。”

▲有媒体转载了@cnWATERS 的微博内容微博截图

不过, @cnWATERS 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也表示,具体的事故原因“需要尸检才能知道”。截至红星新闻发稿时,警方尚未披露针对此事的相关调查内容。

最新进展

徐海燕潜友:家属现不愿接受采访

GUE暂未回应红星提出的诸多疑问

徐海燕的一位潜友告诉红星新闻,“海燕对我和许多人的影响都很大,事情发生了,大家很难过。我想她也不愿意被这样被曝光或误读。”同时,她说,“GUE有进行详尽事故报告的历史,在很多事情没有查明之前,我们能做的就是静待调查结果。”

▲在豆瓣上,有人给徐海燕留言,“希望你穿越去了我们还不能到达的地方”  网络截图

截至目前,GUE方面暂未回答红星新闻对其提出的诸多疑问,同时,也尚无官方消息公布。徐海燕的一位好友告诉红星新闻,“刚刚找到小d(徐海燕)的遗体。家属现在不愿接受采访。”

热爱潜水的徐海燕曾说,自己通过潜水,看到了不一样的风景、不一样的人、不一样的事。但现在,这一切戛然而止,留下无尽叹息。

▲徐海燕在豆瓣上的专栏网络截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