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浙大有支水下打捞救援队

来源网址:http://www.hnhyqs.com/

这几天他们和水下机器人

为搜救长江沉船时刻待命

昨天早上9点13分,一位读者打进快报热线,说他已经赶到湖北监利沉船现场,希望能为救援提供支持。

打来电话的人叫殷宏伟,是国内顶尖的水下机器人(ROV)操作手之一,曾为中海油效力,现在是浙大宇控水下打捞救援队操作手。

浙江大学有个水下打捞救援队,很多人也许不知道,但如果提起一件他们参与打捞的全国大案,大家肯定听说过。

2010年6月10日,内蒙古的张老板来杭州谈生意,第二天离奇失踪。下城警方根据多方调查,锁定与其有巨额债务纠纷的犯罪嫌疑人“全哥”胡某。

后来胡某被捕,他承认抓了张先生,关了一阵,就把他放了。人在哪里?他不知道。

据胡某的马仔透露,张老板已被杀害,受胡指示,他们把被虐待得奄奄一息的张塞进铁质狗笼里,扔进了丽水青田千峡湖里。

胡某全程策划参与了杀人,但拒不承认。打捞张的遗体,成了案件的最核心证据。

2013年4月6日,警方找到了浙江大学机械工程学系顾临怡教授,顾教授当时和其科研团队正在研究水下机器人。

打捞团队用水下机器人、侧扫声呐、超短基线定位系统等众多高科技设备,经过近两年的努力,终于找到并打捞出张老板的尸体。

直到这时,胡这才交代了杀人事实。

殷宏伟全程参与了打捞过程,今年1月6日,就是他操作水下机器人,把装有张老板尸体的狗笼,从160多米深的千峡湖底打捞出水的。

殷宏伟说,顾教授从2007年开始研究水下机器人,海马号(我国自主研制的首台4500米级深海遥控无人潜水器)上的液压系统和蛟龙号(我们自行设计研制的深海载人潜水器,2012年7月,在马里亚纳海沟创造了下潜7062米的中国载人深潜纪录,同时也创造了世界同类作业型潜水器的最大下潜深度纪录)取样器,都是他的研究成果。沉尸案打捞过后,顾教授和他的团队开始注重开发水下机器人的公益用途,成立浙大宇控水下打捞救援队,殷宏伟就是其中主力。

打捞救援队的主角,是一台水下机器人。

昨天,在上城区科技园里,我见到了这个水下明星,公司负责技术研发的徐春峰叫它老虎(英文名tiger),2011年购自英国,花了180多万元。

在丽水青田千峡湖打捞沉尸时,徐春峰也全程参与了。一开始他们以为沉尸位置已经确定,到达地点后,把“老虎”放下去,把尸体拉上来就完事了,加上来回运送装备,最多一星期。

“没想到,用了差不多两年时间!” 徐春峰说,沉尸地点千峡湖和千岛湖差不多,湖底以前是村庄,水下有旧房子、大树、电线杆等,地形非常复杂,即使配上两盏50瓦的LED灯,水下能见度也不过四五米,稍微不注意,就闪过去了。

搜寻时也遇到不少状况,小徐说,一次“老虎”下水搜寻,不小心被桥墩上的钢缆缠住了,动不了,最后还是“老虎”的国产版——海螺2号下水,才把它救上来。

“最后找到也是幸运。”近两年时间都没找到,大家情绪很低落。最后,当地一个很有经验的船老大建议他们,水下有条盘山公路,让他们试试沿着公路往下搜寻,后来,果然在公路边一个水沟里找到了沉尸笼。挂钩挂在笼子上,最后通过水下机器人上安装的机械臂,把沉尸打捞了出来。

这次打捞事件以后,浙大水下打捞救援队名声大噪。

今年3月,武汉和山东两地警方都曾向救援队请求技术支持,协助破案。公司负责软件开发的杨超当时陪殷宏伟去了武汉,一个在面包房上班的90后,晚上下班路遇抢劫,被杀害后抛尸汉江。杨超说,汉江水深仅十多米,水质浑浊,不适宜使用水下机器人,最后他们使用了带去的声呐设备,找到了冲埋在泥沙下的尸体。 

水下打捞救援队成立不久,便加入了蓝天救援队(国内著名民间公益性救援团体),被编入水下打捞救援小分队。平时为需要水下作业的单位免费提供打捞和技术支持。没有打捞救援任务时,他们就研究改进水下机器人。

现在,“老虎”在他们手里已经有了第三代国产版本——“海螺”系列水下机器人,殷宏伟叫它海螺3号。

海螺3号有一张方桌大小,属于有缆自航水下机器人,顶部是个装满玻璃微球的浮力块,四角各安装一个推进器,可水平360°旋转,为海螺3号提供动力,中间一个推进器用来控制深度。另外还有电子舱,是“海螺”的大脑,机械臂、声呐设备、定变焦两个摄像机是“海螺”的手、耳朵和眼睛,用来抓取、避险和观测。

海螺3号重量150公斤左右,经过改进,比海螺2号轻50公斤,两个成人就能抬起来。设计最大下潜深度是500米,实际最深下潜过300米。

“海螺”能在水里待多久?徐春峰说:“只要供电系统、防水、抗压系统不出故障,它可以一直待在水里。”

水下能见度是限制水下机器人发挥作用的一大因素,徐春峰说,在内陆江河里,一般水质浑浊,海螺3号的能见度在2-3米,远海可达10-20米。

6月1日晚上9点20分,载有458人的豪华游轮“东方之星”在湖北监利县大马洲水道突遇龙卷风翻沉。

当晚,殷宏伟在床上刷微博时看到这则消息。惊愕之余,他脑中闪过一个念头,需不需要水下机器人搜救?

第二天早上8点,殷宏伟就接到蓝天救援队电话,让他带上设备,去现场待命。

水下机器人的战场,一般是水深超过潜水员潜水极限深度(60米)的地方,或是较恶劣的水下环境。使用还需要吊机、吊架、配电箱等设备配合。由于不了解事故现场情况,殷宏伟决定先去现场看看。他订了上午10点半的飞机,临走前让同事们准备好两套装备——水下机器人和水下摄像机,一旦现场需要,马上运送过去。

6月2日下午3点半,殷宏伟飞抵武汉,又经过4个小时大巴颠簸赶到事故现场。一路上,殷宏伟不断看见各种救援车辆来来往往。

和他一起去的,还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其他37支蓝天水下救援队。当晚殷宏伟被分到事故现场,协助制订水下救援方案,其他大部分救援队分到沉船事故下游搜寻。

当晚一直在下大雨,沉船周围有几艘大型打捞船只在打捞作业,来自武汉和监利的120急救车守在岸边。现场人很多,但有条不紊。制订完水下救援方案,殷宏伟就忙着帮助救援人员抬担架、搬运东西。

殷宏伟看到,现场大概有200名潜水员,排着队轮流下水搜救,刚出来一个,接着跳下去一个。在水深15米、水质浑浊而且水流又很急的长江里进行水下救援,潜水员比水下机器人更适合。

殷宏伟和他在杭州的团队,时刻待命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