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蛙人错吸混合氧水下晕厥 承包商承认疏忽:不会推卸责任

来源网址:http://www.hnhyqs.com/

▶11月3日,长沙市中心医院,下水后晕厥的蛙人宋登良正在接受治疗。 图/记者杨旭

华声在线长沙讯(潇湘晨报记者 陈斌 实习生 张沁)怀化的宋登良从事潜水打捞工作已经有20余年。国庆前夕,因朋友相约,他来到长沙帮忙打捞黄兴大桥掉落的一块架桥模板。然而,宋登良下水后不到两分钟,却突然昏厥,经医院诊断后得知,原来是气体中毒。目前,宋登良仍在长沙市中心医院接受治疗。

11月3日,记者在长沙市中心医院见到了躺在病床上的宋登良。

据宋登良介绍,今年十一前夕,因黄兴大桥浏阳河段掉了一块架桥模板,朋友符石明便邀请他来帮忙打捞。

“由于模板重达数吨,需要潜水员下水后,将模板四周用钢索固定,才能用大型吊车吊上来。”宋登良说,在下水前,他试吸了承包商“风哥”准备好的氧气瓶,“闻起来并没有什么味道,我也问了风哥,他说是氧气,但瓶子上并没有注明。”结果下水后不到两分钟,宋登良就晕了过去。“才下水就感觉头有点迷迷糊糊,刚准备换下气,但很快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宋登良说,符石明看到他头埋在水里,不吸气,担心出事,便立即将他救上岸。经简单施救后,宋登良苏醒过来,但仍头晕、呕吐、咯血,后来他被送往长沙市中心医院。

随后几天,宋登良一直咯血、咳嗽。长沙市中心医院肺科胡医生表示,宋登良被诊断为吸入性肺炎,是吸入了不明气体引起肺部损伤。经过治疗,目前咳嗽已经好转。

宋登良说,自己后来才知道,原来氧气瓶是“风哥”租来的,里面的气体也不是纯氧,而是氧气和二氧化碳的混合氧。他告诉记者,自己家里并不富裕,为了治疗,现在已经垫付了五千多元。加上没有买保险,自己又没有参保新农合,已经负担不起医疗费了。他认为,自己受伤是因为氧气瓶有问题,因此应该由“风哥”和施工方负责。

长沙黄兴大桥施工方表示,他们并没有直接与宋登良对接,并且双方并不存在劳务合同关系,因此责任不在他们。

11月3日下午,记者联系了符石明,他表示自己为宋登良承担了1万多的医疗费,剩下的需联系“风哥”。

而承包商“风哥”承认当时是因为自己疏忽拿错了氧气瓶,并表示不会推卸责任。

民间蛙人:收入不低但高危

今年39岁的宋登良从事潜水工作已经有20余年。由于家里条件差,恰好家乡又有人教潜水,于是自己便跟着学,并且把这当成一项谋生手段。

宋登良介绍,自己并没有固定的工作。每年春季和冬季,他都会在广西北海从事潜水捕海螺的工作,到了夏秋季节,就回到湖南,在益阳桃江从事潜水淘金的工作。其间若有人需要,也会帮着潜水打捞。

宋登良表示,自己每次潜水深度在7米至20米不等,收入多靠与老板分成,每次收入均在500元以上,每次工作在5个小时左右。因为觉得风险太大,宋登良也曾转行做过其他工作,但由于没技术,根本赚不了钱,所以尽管潜水危险,但他还是选择重操旧业。

“在水下时也会担心出意外,但这么多年也没出什么意外,也就一直干这行了。”宋登良说,不少同乡因为家庭条件差,没有其他技术,也都从事着这项“高危工作”。

经历过这次意外,宋登良意识到,自己只是熟悉水性,但是欠缺专业知识,康复之后将不再干这行了。记者陈斌实习生张沁

民间蛙人常用装备

浮力补偿装置

外表看起来与救生背心没啥两样,里面可以充气。这是让潜水员在水下控制下潜以及上升的一个装置,专业术语叫BC。充满气就类似救生衣,要下潜就再卸掉背心里的空气。

全干式防寒服

能潜200米,一套三五万元。全干式防寒服在水温10℃以下0℃以上都可以用,潜水时是全封闭的,不会进水,能起到很好的防寒作用。这种全干式防寒服还设有一个与气瓶相连的充气装置,通过该装置可向潜水服中充气,使人体与潜水服之间形成一层气垫,以防止水压对身体造成挤压伤害。

全罩式通讯面镜

水下的环境远比陆地复杂,相比普通面镜,全罩式通讯面镜不需要咬嘴式的吸气,可用鼻子呼吸,它最大的特点就是,还加装了对讲机,水下通讯可以用嘴说话,而且有效距离在水下500米左右。